果树栽培技术网(www.5stat.com)已开通!
当前位置:果树栽培技术网 > 果树品种 > 莲雾 > 正文

夏季到,海南出门常遇桃金娘

2019-05-02 17:02:45 莲雾

  夏季到,出门常遇桃金娘

夏季到,海南出门常遇桃金娘

  山捻子的花。卢刚供图

夏季到,海南出门常遇桃金娘

 山捻子果实。 卢刚 供图

夏季到,海南出门常遇桃金娘

桃金娘科蒲桃。 周晓梦 摄

夏季到,海南出门常遇桃金娘

  桃金娘科莲雾。海南日报记者李幸璜摄

  文\海南日报记者周晓梦

  “七月捻子逐粒熟,八月捻子熟沥沥,九月捻子满地踏,十月捻子甜似酒。”

  捻子是桃金娘的别名,这种多长于南方的佳果有着奇妙的能力,能让人轻易把它与童年记忆挂钩,回想起种种美好;这种不起眼的果子还有着奇妙的口感,苏东坡称其嚼起来“瑟瑟有声”。

  在海南,这个季节正是桃金娘开花结果的时节。踩着夏天的步伐,桃金娘已悄然将花朵和果实缀满田野乡间,趁着天气晴好,出门,采果子去。

  那些年摘过的野果子

  “六七月份开花长果子的时候,漫山遍野的山尼便是我们的娱乐场所,可以玩到天黑才回家。”说起在乡下长大的童年,梁奕超有着满满的回忆,这位已结婚生娃的80后,到现在“看到山尼还是觉得很亲切”。

  在海南方言里,“山尼”即为桃金娘、山捻子,属于桃金娘科桃金娘属的矮小常绿灌木,结出的果形似一个个缩小版的酒杯,果中有芯、芯外多籽,成熟时颜色紫黑,甘甜好吃。

  和梁奕超一样,“山尼”是不少人记忆中摘过的野果子。那些年采摘的场景,是和伙伴们一起涌向小山头,几个小脑袋瓜急咧咧地宣布这一棵那一棵的“采摘权”,或者干脆就划出一片片“占领区”,你采你的,我摘我的,一捻一扯动作利落。摘到饱满大个的情不自禁嚎了一嗓子,便会引来围观羡慕,或是被直接“抢走”,落得自己倒是没尝到。

  采多了,裤子两侧的兜装满了,就将草帽翻过来,或是将上衣半掀起、提溜成兜,又能装得满满当当。这是一种乐趣。我们曾终日游荡在家乡的山坡上,在挂果累累的山捻子旁,盯着牛吃草,然后互相嘲笑被染成紫黑色的舌头牙齿。

  《海南植物志》中记录,桃金娘生于丘陵坡地,在海南各地都有,是“酸性图”(ph值的图示)的指示植物。桃金娘灌木有一两米高,幼枝上覆有一层小绒毛,椭圆形的叶子呈革质。

  桃金娘的花期一般在夏秋季,它可以一边开花,果实一边成熟。团团簇簇的绿叶里,一朵朵桃金娘花被长梗托着,五片大小均匀的花瓣像裙摆一样散开,桃艳艳的,煞是好看。花的一旁,或许就挂着悄悄给自己“换装”的果子:桃金娘的果皮往往先青而黄,黄而赤,赤而紫,然后变成紫黑色,这时的果子最好吃。

  “现在回老家摘山尼,是摘回忆和情怀。”梁奕超说,虽然后来知道了儿时山坡上这种野果子的学名叫作“桃金娘”,但他还是习惯说土名,改不过来。

  苏东坡吃过的桃金娘

  桃金娘这个名字,可以说是“名副其实”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按照分类,它属于桃金娘目、桃金娘科、桃金娘亚科、桃金娘族、桃金娘属。先别怀疑,这不是写错,这种植物从目、科、属上确实全写作同样的三个字。连续读起来就像是在介绍,“这是来自桃金娘王国桃金娘家族的桃金娘”。

  说它“名副其实”的另一个原因,则是因为谐音。中科院科普资料解释,在历史上的大灾之年或逃避战乱的年代,一些老百姓依靠采摘桃金娘果实来度过饥荒,熬过逃难的日子,所以它也被叫作“逃饥粮”“逃军粮”,桃金娘也由此谐音而来。

  一千多年前,苏东坡也注意过桃金娘的名字。

  当年苏东坡从广西藤州取道前往海南,恰逢季节,沿途看到桃金娘花开,便记下“吾谪居海南,以五月出陆至藤州,自藤至儋,野花夹道,如芍药而小,红鲜可爱,朴薮丛生,土人云倒捻子花也。”

  老乡告知的“倒捻子”花,被东坡先生记下,并一路观察了桃金娘开花和果实成熟的过程,“至儋则已结子如马乳,烂紫可食,殊甘美,中有细核,并嚼之,瑟瑟有声。”

  东坡先生不仅观察,还品尝了这种果子,并描述其口感。

  这果中有芯且芯外多籽的滋味,跨越时空,隐藏在路边常见的矮小灌木从中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5stat.com/lianwu/20190502/619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