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树栽培技术网(www.5stat.com)已开通!
当前位置:果树栽培技术网 > 果树品种 > 梨树 > 正文

《野梨树》:给我最深刻的,还是锡南偶遇高中

2019-04-26 09:42:34 梨树

唯导演中心论,与唯笔者中心论,一样的褊狭。

我喜欢避实就虚,不因好恶偏废哪个导演,一切以作品的体认为基准,好就是好,欠好就是欠好,或者夹在好与欠好之间,都可置评。当然,好的导演,即便拍得再差,也会比平凡的导表演色。

问题在于,我们往往会误入歧路,总觉得好导演拍出的电影,无论作品本身怎么,都想当然认为就是好的,哪怕真的一般,也会尽量拐着弯说道种种的好。人道之中的顽冥与固执,与置客观于不论的谬见由此发生。

好在努里·比格·锡兰的新作《野梨树》,不是那样的差,当然,也不是那样的好,与前一部《蛰伏》,属于同一个套路。也就是说,这两部与前期的《远方》等片相比,一来说明了导演的无限可能,同时也说明其走向变得驳杂含糊了。

不那么朴实,与我关于他电影的期待值,仍是有点间隔的。就其镜语来说,无疑我更喜欢《远方》那种简省的艺术。我多么期望他能再拍出《远方》那样耐人寻味的电影,那微妙之中叙事的藏,处处留白,让电影有其无限悠远的可能,也有了更多的蕴涵诗意。

无疑,《蛰伏》《野梨树》则更像小说,契诃夫小说的丰厚性,掺杂着侯麦的唠叨,再隐含着塔可夫斯基式的诗意镜语,构成了锡兰的电影风格,体现于镜像言语密度的集束外泄,把安纳托里亚高原与恰纳卡莱海峡之间的独特风情,绵绵阐释于镜头前。

也就是说,只有改变过往的纯净诗影像,选用小说式叙事方式,才干抵达他关于现实最切深感受的心里。这是一场冒险之旅。显然,导演在尝试些新的镜头言语,比如,通过剪辑,让前一个画面迅即跃入下一个画面,使得衔接有点儿突兀,这种利落的脆性,多少有些反锡兰风格。

再就是对话之多,远远超出了《蛰伏》,恐怕把《远方》之前他所有电影的对话加在一同,也没有《野梨树》多。这就是小说叙事的运用,无碍地照方抓药,着力强化人物性格与现实的冲突,添加矛盾点。但这与真实的电影艺术各走各路,也捉襟见肘。

何谓好的电影,能少说就少说,有必要善用巧用镜语,运用到极致,就是精妙。好在导演并没有完全丢掉原本的诗意,就其深焦前景来说,自始自终的优美,好像我们随时能听到麦浪翻滚与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。

堪味的是,大学毕业归乡的锡南,显得有些老成,脱离了传统大学毕业生的青涩,怨气满腹,喜欢怼人。往往与人评论时,不觉堕入一个自设的牢笼,让对方不舒服,乃至怒不行遏。这是一个年青人面对迷茫现实所投下的一个“赌注”,因为他要出版自己创作的小说《野梨树》,这需要钱,他只得处处寻找,像一只“嗡嗡”的苍蝇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5stat.com/lishu/20190426/54145.html